性别逻辑:领域分离与抛弃的过程

2020-11-02 13:45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246

近年来,性别问题一直是西方学术界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从马克理论的角度来看,这一问题具有新的意义和冲突。本文从女性劳动力和家庭劳动的特殊性(包括她们在私营部门的无偿性质和特点)的角度,探讨了妇女在家庭、社会和工作中的影响和挑战。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尾注(尾注)中,这是一个由德国、英国和美国的讨论小组出版的出版物。


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将用一些二元术语来分析资本主义下的性别支配地位的形式。这些术语包括生产和生殖、有偿和无偿、公共和私人、性和性别。在考虑性别问题时,我们会发现这些范畴是不准确的,理论上是有缺陷的,有时也具有误导性。本文试图提出一些领域,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把握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尤其是在最近几年的危机之后)两性关系的转变。

1604296002321125.png

以下叙述受到系统辩证法的强烈影响(系统辩证法,一种试图将社会形态作为一个整体相互关联的环节来理解的方法)。因此,我们从最抽象的范畴转移到最具体的范畴,跟踪性别作为一个"现实抽象"(现实抽象)的表现。我们只关注资本主义特有的性别模式,从一开始就认为没有必要诉诸生理学或史前历史来讨论性别问题。我们首先将性别定义为两个不同领域的划分,然后确定在这些领域中配置的个人。重要的是,我们不应使这一领域成为对空间术语的理解,而应将其定义为物质(物质性)的概念,就像马克思所说的生产和流通这两个不同的领域一样。


上面列出的二元术语限制了我们对这两个领域今天如何工作的把握,因为它们缺乏历史特殊性,提倡对性别"支配"(支配)的跨历史理解。这种对"支配"的理解将父权制视为资本主义的一个特征,但并没有使其成为历史上资本主义的排他性。我们想画一个排他性资本主义的类别,像"资本"。在我们看来,这些二元论术语依赖于范畴谬误:一旦我们试图说明上世纪7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的转型,它们的错误是毋庸置疑的。家务劳动或"生育"活动的形式已日益市场化,这些活动仍可能占据家庭的"领域";但它们在资本主义的整体结构中不再占有相同的位置。因此,我们觉得我们有责任澄清,改变和重新定义从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中得到的分析范围,不是为了理论,而是为了理解人类为什么还深深铭刻着这样或那样的性别。"

谈到劳动,马克思称它为一种不同于任何其他商品的特殊性质的商品。


虽然马克思谈到了劳动商品的特殊性,但这一声明的某些方面仍然需要更多关注。


首先,让我们看看劳动力和承担者之间的区别。劳动力交换的前提是,商品是由承担者带到市场上的。但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我们看到劳动力和承担者是同一个活生生的人。劳动是人的生活和工作能力,因此它不能与承担者分离。这样,劳动力的特殊性就提出了一个本体论问题。


回到"资本论",在第一章的开头,我们讨论了"货物",仅仅几章之后,我们就会发现它最特殊的表现形式,即劳动。马克思认为,从商品流通的自然和不言而喻的领域出发是正确的,使商品真正成为一种奇怪和不自然的东西。然而,我们不仅将探索是什么组织了这些"事物"和这些对象,而是将进一步研究这些"自然"的方式,以自己的"自然"的方式,就好像没有其他身体(其他物体),个人对象(人类物体)的历史一样。但他们一定有自己的历史。


劳动的二重性(抽象劳动和具体劳动)是商品形态的核心,因此,"资本论"第一章介绍了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之间的矛盾,这一矛盾贯穿于马克思的批判自始至终,商品形式的两个不可调和的方面的划分,真正导致了马克思对构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所有其他矛盾形式的追求和揭露。


让我们简要总结一下这一矛盾。一方面,就其使用价值和独特性而言,商品是一种不同于其他事物的特殊客体。正如马克思所说,为了作为交换价值生产,商品必须有一定的目的。另外,由于它是单数的,它是一个单一的体,是许多事物的总和,也就是单个事物的数量。这不是抽象的同质(相似)工作时间的总和,而是具体、单独和可区分的劳动的总和。另一方面,作为一种交换价值,商品代表着社会中"社会劳动总量"的"一部分":一定数量的社会必需劳动时间,或繁殖所需的平均时间。


这种矛盾不仅是"物"所特有的矛盾,也是无产阶级生活在世界上的基本状态,在这方面,无产阶级面临的世界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统治的世界是以商品积累为特征的,无产者本身也处于商品之间,因此这种对抗是一种商品与另一种商品之间的偶遇,也是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偶遇。


这种本体论的划分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劳动力既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种商品。正如马克思所说,劳动是一种不同于其他商品的特殊商品。劳动商品的特殊性使其在价值本位生产方式中占据核心地位,因为劳动力的使用价值(或活劳动能力)是其(交换)价值的唯一来源。此外,如果我们考虑劳动力的生产和再生产过程,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之间的矛盾将有更多的意义。这种特殊的"生产"是如此特殊,值得我们特别关注,因为我们知道从来没有从装配线上生产过任何劳动力。


那么劳动力是如何产生和再生的呢?马克思发现了劳动力使用价值的特殊性。然而,他对劳动生产和其他商品的生产作了必要的区分吗?劳动力生产的必要工作时间可以概括为生产这些谋生手段所必需的工作时间,他写道。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华健康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