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问题:实验室创造的大脑会意识到吗?

2020-11-10 16:50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174

许多实验提出了以下问题:细胞质量和孤立的大脑是否有意识?科学家如何判断?


在AlyssonMuotrii的实验室里,数以百计的芝麻大小的微脑漂浮在培养皿中,随着电的活动而闪闪发光。


这些被称为脑器官(脑器官)的微小结构是从人类干细胞中培养出来的,已经成为许多实验室研究大脑特性的通用工具。作为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 Diego)的神经学家,穆奥特里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方法来部署大脑器官。他将器官与行走机器人联系起来,用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s)修改了它们的基因组,将它们送入国际空间站的轨道,并将它们作为模型来开发更像人类的人工智能系统。和许多科学家一样,穆特里暂时转向新冠肺炎,利用大脑器官测试药物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治疗效果。


image.png


但有一项实验比其他实验吸引了更多的注意力。2019年8月,Muotriam团队在"细胞-干细胞"(CellStemCell)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该论文与早产儿的大脑器官相似,产生协调活动波。这种波持续数月,直到研究小组停止试验。


这种全脑协调的电活动是大脑有意识的特征之一。该小组的发现导致伦理学家和其他科学家提出了一系列伦理和哲学问题:器官是否应该被允许达到这种先进的发展水平;"有意识的"器官是否可以得到其他细胞群体没有的特殊待遇和权利;意识是否有可能白手起家。


许多神经科学家和生物伦理学家都设想了一个没有身体和自我意识的大脑。就在几个月前,耶鲁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宣布,他们在死后几小时内至少部分恢复了猪的大脑活动。研究人员首先取出猪的大脑,给它们注射化学鸡尾酒,最后恢复了神经元的细胞功能和传递电信号的能力[2]。


其他的实验,如在老鼠的大脑中加入人类神经元,引起了人们的质疑;一些科学家和伦理学家认为,这些实验不应该被允许进行。


这些研究引发了两组人之间的争论:一种是避免创造性意识,另一种是认为复杂器官是研究人类破坏性疾病的一种手段。穆特里和许多其他神经科学家认为,人类大脑器官可能是理解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等人类独特状况的关键,而这在小鼠模型中无法得到详细研究。穆奥特里说,要实现这一点,他和其他人可能需要刻意创造意识。


现在,研究人员呼吁制定一套类似动物研究所采用的指导方针,指导研究人员以人道的方式使用大脑器官,以及其他能够实现意识的实验。今年6月,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Science,Engineering and Medicine)发起了一项研究,概述与大脑器官以及人和动物嵌合体(人-动物嵌合体)有关的潜在法律和伦理问题。


对实验室成长的大脑的担忧也突显出一个盲点:神经科学家们尚未就定义和测量意识的一致方法达成一致意见。在缺乏可行的定义的情况下,伦理学家担心,他们无法在越界之前停止这项实验。


目前的一批实验可能会迫使科学家做出决定。英国苏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的认知神经学家阿尼尔塞思(AnilSeth)说,如果科学家确信某一类器官已经获得了意识,他们可能需要很快就理论上的意识出现达成一致。然而,他说,如果一个人的理论推断器官是有意识的,而另一个人的理论则推断它是无意识的,那么任何关于意识已经形成的信心都会消失。"信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相信什么理论。这是一个循环。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华健康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