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失败的背后:风投为何如此疯狂

2020-12-07 09:56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2806

2008年,加州圣克鲁斯市的两名男孩杰里米·纽纳(Jeremy Newner)和瑞安·库纳蒂(Ryan Kunati)决定开始共用一处办公空间。他们租了一栋大楼,装修,放在书桌上、插板上,并提供快速无线互联网接入和一台咖啡机。他们把公司命名为"NextSpaceCowork"。


我们真的认为这将是一种全新的工作方式,"纽纳说。NextSpace确实为渴望办公室氛围的当地自由职业者提供了一个工作场所。短短六个月,NextSpace就获得了少量利润。不久,NextSpace在旧金山、洛杉矶和圣何塞开设了新的办公空间。纽纳和库纳蒂也在寻找风险资本。"融资代表着你在市场上的认可,"纽纳说。

image.png

2012年,纽纳参加了一个在共同办公室举行的行业会议,试图了解一些投资者。这次会议的发言者之一是亚当·诺依曼(AdamNeumann)。纽曼说,他在纽约经营着一家名为WeWork的公司,"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实体社交网络。我们将很快扩展到全国,"自信的纽曼补充道。尽管WeWork只有两岁,Neuman只有32岁,但该公司已经管理着30多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Neuman还表示,WeWork的客户数量将很快超过10000大关。"我们将共同创造一个能够改变世界的社区。


纽纳回忆道,"当他与风投公司会面时,第一个问题总是:"你打算如何与WeWork竞争?"为什么我们要投资于你而不是WeWork?"尽管有报道称WeWork每月亏损数百万美元,但该公司已经大举扩张。纽曼对风的承诺是如此的乐观,以至于纽纳坚信WeWork是一个骗局。"我能说什么?你想让我说,‘我们在撒谎,你应该投资我们’?没人想听这个。所有的风投公司都想要一份工作。


渐渐地,纽纳听说,在旧金山附近的NextSpace,WeWork以更低的成本开设了一个新的共享办公空间。其他分享办公空间的企业家也有类似的体验:每当WeWork离开时,它都会在当地共用办公空间附近设立网站,然后以低廉的价格打击竞争对手。有时,WeWork还告诉租户,如果他们与另一个家庭终止了合同,他们可以得到搬迁折扣;而且,WeWork从竞争对手的网站上得到一份客户名单,然后为名单上的客户提供三个月的免租金期限。


纽纳不得不大幅降价,并提供更多的办公福利,但这些都没有起到作用。WeWork的价格太低了。到2014年底,WeWork已经筹集了5亿美元以上。即使WeWork每月亏损600万美元,它的增长率也只是有增无减。


与此同时,硅谷知名投资者和风险投资公司Benchmark的布鲁斯·邓维尔(Bruce Dunleville)加入了WeWork的董事会。邓利维曾向一位合伙人承认,他不知道WeWork如何盈利,但他相信纽曼。"我们只要给他钱,他就会有办法。


就在那时,风投公司告诉Newner,投资他的公司是浪费时间,如果他们投资NextSpace,他们可能会错过在未来投资WeWork的机会。"然而,纽纳觉得这一切都是不合理的。他在创业上脚踏实地,但风险投资只想听到大胆的话。纽纳说:"我们可以让每个人都赚钱,然后买房子,让孩子上学,过上体面的生活。"每个人都想投资下一个扎克伯格。"尽管他很失望,但纽纳并不感到惊讶。然而,纽纳没想到的是,一些风险资本家与这些炒作大师勾结,给他们寄钱,鼓励他们疯狂,希望任何幸运的赌徒都能立刻把钱赚回来。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华健康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